金熙秀 / 全部文章 / 正文

河北的名胜古迹【笔底微澜】故乡方言的文言之美系列(一)-监利人杂志

by admin on 2018-10-31

【笔底微澜】故乡方言的文言之美系列(一)-监利人杂志


《监利人》第63期微信版,每日精选,欢迎关注!

【笔底微澜】
故乡方言的文言之美
系列(一)
文/高凤华
先父遗札《抓赌》记叙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在故乡农村一个真实而令人捧腹的故事:
高堤,连湾,宋河三个自然村行政区划虽属下车公社管辖,但偏居一隅,紧邻尺八陶市,兰铺公社及桥市何桥公社。故下车公社领导常兴鞭长莫及之叹。某日,三个大队部分社员邀众聚赌(最高赌注五分钱),被公社领导侦知,旋赴抓捕。孰料打草惊蛇,赌徒作鸟兽散,现场一片狼藉。除赃款外,仅获三人。为示重视,书记亲自挂帅登记,指令三赌徒翌日携铺盖行李去公社办“学习班”。于是有了以下对话,“姓名?”“夏家Ku(朱河方言,蹲的意思)”。书记挠挠头,随后用手肘扒拉戴眼镜的秘书。秘书也摇头,写不好Ku字的书记只好用x代替。“你?”“敦习无”。“呵,还有姓敦的?稀奇。好姓一却不姓一,姓个么子万?”书记用手指狠狠地戳了下那人的头。“还有你evpn?”“周为早。”
第二天,书记在公社大院望眼欲穿,却不见半个人影。后来终于恍然大悟,“灯熄无”,“周围找”,不是大海捞针吗?
故事里赌徒用方言和同音字玩了个花招。其实何止是公社书记的尴尬?由于方言的原生性,随意性与非规范性,许多名家写作时,石正方尚且不得不以牺性文学的共性或可通约性,以及方言自身的意趣为代价。周立波在谈到《山乡巨变》方言的使用时曾说:“有一些土话,有音无字,或是不知道哪个音是哪一个字转化而成的,写了出来,别处的人看不懂……等到解释了锦程网,这句话的生动性和幽默味,已经消失了。”王安忆也认为经过口音的转换“不得不有所损失,损失口音中的地域风情。这风情是很有含义的,它含了地理、气侯、历史、人性诸多的因素”。因而,很多写作者甚至作家用普通话中某些相同或相近的字音替代,或是生造一些字词。这样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音的脱落,但更多的时侯其意义不能完全或完全不能仰仗字面理解。方言的魅力在写作过程中渐次损耗,减弱,直至丧失。
而方言作为地域文化最重要的载体,它能够展现一定历史时期,特定地区人们的生活,文化以及独特的认知世界的方式。如《红楼梦》里所载方言谚语,据叶灵凤先生考证,有许多便是南京土话。像丫鬟们在大观园里放风筝“剪子股”,即是南京方言。“剪子股”的得名源于放风筝时将一柄剪刀缚在竹竿上,使风筝线从剪刀柄中穿过,竖直竹竿,利用竹竿本身的高度曳动风筝线,以便容易放飞。此方法在南京盛行。尽管不能据此证明大观园遗址在南京,但至少可以证明作者曾在南京生活过。故方言之美,逐渐为作家们所接纳,形成共识并屡被尝试。从范小青《风流裤裆巷》里的吴侬软语,到莫言《檀香刑》里的高密方言,贾平凹《秦腔》,以及韩少功等一些湘籍作家群体的“泛方言写作”,人们越来越垂青于方言的实用功能与美学享受,及其深厚的地域文化底蕴。
故乡的方言,不仅具备其它方言的共同之美,还游离着诸多文言词汇,让人感受到文言之美和文言背后的沧桑感悟及生活质感。
洗衣裳,故乡从前称作“湔衣裳”。湔(jian),也是洗涤的意思。把衣物泡在水里,浇上冷却过的米汤(煮米饭时滤出的汁液)反复揉搓,可使衣物整洁美观。米汤在古代同蜃灰(草木灰)、猪圈墙硝一样,曾经是一种原始的洗涤剂。《礼记.内则》“沐稷而赜粱”,孔颖达疏注:“沐,沐发也;赜,洗面也。取稷粱之潘汁用”。所谓“潘汁”,就是淘米水(《说文》:“潘,淅米汁也”)。又《史记.外戚世家》曾记载,汉文帝皇后窦氏年幼时,因家境贫困,弟弟窦安国被人贩子买去,临别时窦氏曾为他乞米潘洗头。《北齐书.窦泰传》也记载,窦泰的母亲怀窦泰时,临产期而不生产,大惧。有巫师讲:“渡河湔裙,产子必易”,窦母依言而行,果然顺利地生下了窦泰。穆修诗“改火清明度,湔衫上巳连”,指的是旧时风俗三月三,上巳节,妇人们相约同到水滨洗衣濯浴,以期祓除宿垢与灾殃,求得吉祥平安。如今,故乡许多人把“湔衣洗裳”写成“浆衣洗裳”,实为大谬。
故乡民间有句“留尾格”的歇后语,“三十里借蘧滗”。指的是大年三十借“蘧滗”这样东西,因为过年,大家都需要用,不肯出借。比喻物事稀缺,忙不过来。蘧(qu),古代的一种野麦。滗,甑滗,置于木甑内用以隔开蒸制物与沸水的多眼器具。旧时先民有用米麦粉或豆粉混合烹制的饮食习惯,古称“糗”,俗称“麦饭”。《周礼.天宫.笾人》“羞笾之食,糗饵粉餈”。糗,大豆和米的混合物,加粉麦屑。苏轼《记先夫人二红饭语》载,尝使奴婢舂大麦为饭,嚼之啧啧有声,如同嚼虱。以水淘后,甘酸浮滑,尚有西北村落气味。《陈书.孔奂传》亦载,陈霸先将挥师决战,命贞威将军孔奂“多营麦饭,以荷叶裹之。一宿之间,得数万裹。军人旦食讫,弃其余吾林小说,因而决战,遂大破贼”。可见江南虽以米饭为主食,但民间仍保持合理搭配面食的饮食习惯。江南虽然不产麦,但古时小规模种植冬小麦也很常见。李白《荆州歌》有“荆州麦熟茧成蛾,缫丝忆君头绪多”句;又南宋方岳,“小麦青青大麦黄,护田沙径绕羊肠。秧畦岸岸水初饱,尘甑家家饭已香”(《农谣.之二》),记载的就是江南农村种植冬小麦的现状。方岳祖籍徽州祁门,曾出仕江南,因而对江南农耕风物人情了然于胸。江南冬小麦的种植,其实与中国历史上不断的北人南迁相关。因为气侯因素,北方旱情严峻,迫使北人背离家园。中国历史上曾经历过几次这样大规模的南迁,故而江南人仍保留着北人部分生活或种植习惯。如今故乡的一些年轻人,根本不知“蘧滗”为何物,更无从知道其历史变迁,怎么去写,去理解这个古老的词汇。
据说外地人之所以小瞧监利人,缘于监利人“四”“十”不分,也因为违背科学规律,把蚕豆叫成豌豆,把祖父称作爹爹,把垂柳唤作杨树。前三项“罪名”是否成立暂作别论,而把后者之谬强加于监利人头上,实为千年冤狱。至迟在南北朝时期,国中人们就已经把杨柳倒置了。比如北魏善淫的胡灵太后,喻情人为“杨花”绝对良医。“春风一夜入闺闼,杨花飘荡落南家。含情出户脚无力,拾得杨花泪沾臆”(《杨白花》)。又如“公安派”袁氏兄弟,袁宏道《古荆篇》有“垂杨二月隐朱楼,家家宴喜楼上头”句,袁中道《由草市至汉口小河舟中作》也有“自发桃花浪,白蘋尚满湖。欲知今岁水,但看垂杨须”。旧时江宁府(今南京),有古县治“丹杨”,其得名缘于县治附近山上多赤柳(《晋书.地理志》)。可见,无论从历史时期还是地域,把垂柳唤作杨树,绝不仅仅是监利人的错。公安、监利同属北方方言区,同处于长江流域华音流韶,如果把杨柳错置作为证据,则可以更进一步证明长江流域先民由北迁徙而来。
我曾有幸应邀出席长沙一群自诩为“高端文友”组织的文化沙龙,一边吹嘘湖湘文化如何“博大精深”,一边阔论长沙民俗如何“源远流长”,仿佛天下士子死绝了似的。会后聚餐,我指着几株在火锅里欢快地翻滚着的绿色植物,问他们这东西在长沙怎么称呼。几位学者模样的人几乎异口同声“当然是香菜啊”。我对他们讲,在我的家乡,这种植物叫做“盐须菜”。几位学者听了,掩嘴,窃笑。那种表情比狗血剧还要狗血。我接着给他们解释,我的家乡“土话”的确“老土”,把“随”读成xi,把“闲”读成han,把“鞋”读成hai,“盐须”实际上应读作yan sui(芫荽),故乡人把词读对了,音却念偏了。我还给他们详细地讲解,芫荽是“香菜”的书面称呼,由西域传来,又称“胡荽”爱x无限大。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疯狂内功,花白色,球形果实,有香气,茎叶都可吃,可以制药制香料。野生香菜主要分布在田塍上,油菜花开的时侯最为鲜嫩。相传耕牛百病不侵,主要是吃了这种草。我还在他们面前吹嘘,我走过很多地方,也请教过许多人有关香菜的称谓,只是我的故乡的读音,才是纯正的、书面语的、原生态的,我的故乡先祖一定是喝过墨水的,肚子里的文章不会比湖南人少蛮多。“长沙学者”们听我讲得头头是道,逻辑严谨,而且理直气壮,忙不迭地点头哈腰,看情形似乎再也不敢在我面前装大了。
“白日鬼”在故乡方言中,通常指那种本性顽劣而记性颇差的人。鬼,只有夜间才能出来活动。如果它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白天出来,只能说明此鬼的忘性太大了鹊山鸡。这个词汇历史悠久,不是现代人凭想象臆造的。最迟的记载见于《笑林广记.世讳》。原文为:法师上坛,焰口施食。天将明矣,正要安寝,又见一班披枷戴锁,折手折脚的饿鬼索食。师问“阳世作何生理河北的名胜古迹,受此果报?”众云:“皆是拐骗、做中保、镶局害人的”。又问“夜间为何不来同领法食?”答曰:“我们一班都是白日鬼”。
把太阳称为“日头”,把一天称作“一日”,这些词语无一不遗留着文言的痕迹。
有着浓重的舌前音和后鼻浊音的“桥市方言”发音,一度使精明的上海刑警误判为“蒙古语”(徐新华《较量,从十三年前开始》)。这种方言与沿江一带“临湘一咸宁”传播带极为相似,掺杂西南官话的部分发音特征,大体上应属于赣方言的范畴。1988年,我襄助家族修谱,曾发现家谱记载恩施建始县红坪乡一处地名,“潦(lao,清澈的意思)水洞”讹为“老鼠洞”。化文雅为低俗,实为方言惹的祸。
十里不同风,百里不同俗。方言承载着地域民俗文化最重要的功能。它是一部“活化石”,比任何东西更有理由入选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;它是人们身份的证明,是乡情的重要体现和维系情感的纽带。研究它的起源胡皓康,涵化和播化,甚至能复原一个地区特定时期的历史。所以,传承和保护方言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课题。尤其是当代新兴的育儿理念与现行师范教育模式,不惜把方言与普通话置于对立的两极,加上网络词汇与外来语音的侵袭,使方言如同许多珍贵动植物一样,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。
品味,咀嚼方言,感受方言中的文言之美,是一种闲来无事的惬意,是一种忘却烦恼的从容,是一种鸟儿划过天空的美丽。可以想象,千百年前,曾有这样一位士子,扎着青色的头帻,摇着鹅毛扇,捧着厚厚的线装书,时而朗声吟哦,时而捻须含笑,行走在草木葳蕤的江南。他的浑身上下盛世宫名,散发着一缕书卷的幽香,一股“之乎也者”文言的味道。
我想对你说,那是我故乡江南的先祖。
(作者系朱河镇高堤村农民,现居长沙收废品)

30

« 无敌鸳鸯腿mp3mp3

无盐王妃 书包网 »